芥末婚姻之丑事录 - 芥末婚姻之丑事录

分类栏目: 现代激情

发布于

在上海这样一个整个沉浸在现代化风格洪的大都市里,女人般体贴周到的新好男已经遍地都是,为了太太、孩子,为了家庭,他们在生活任何的小细节上都可以到无微不至,而任劳任怨,甚至心甘愿地觉得那才是充实的生活,那才是成功婚姻的调所在。
    就像陈嘉伟一样,身为通融资集团的副董事助理,别看只是个助理职位,月基本收录平均都在万元以上,这样的一个准年且半白领的吉林移南式新上海男人,一大早七点半已经驾驭着刚被“驰”容过的白进口3系宝-太太的座驾,往家的方向一路飞驰在杨南上,明明15元一次的联洋洗车就在家门口,却非要洗6公里外的50元一次的消费容,也难怪,普通洗车行一贯的车清洗标准就是不能让太太李颖满意,谁叫自己摊上个略有洁癖的上海大家闺秀呢,为了让她兴,偶尔的“”活还真是难免的。眼看,的大门就在视线里了,一脸睡意朦胧的陈嘉伟趁着等红绿等,看着一旁座位上靓丽的纯白皮质,打着哈欠自言自语的说,“哎,都这样净了,看你还有什幺话可说。”走进家门时,陈嘉伟的倦意渐渐消失了,看到了阳上10岁的儿子在为代表校去市里比赛的德语演讲准备时的那股投入劲,欣慰感油然而生,这更是李颖期盼已久的一次机会,儿子的光明前途是太太彩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    拧开卧室的门,看到李颖正站在衣橱前梳理,为了讨得怜悯,陈嘉伟故意套着一脸倦意地口吻,“车好了,颖颖,你们几点出门,生鱼片,我已经拿出来了……”嘉伟和35岁的太太结婚已经10年了,却忽然用出这样的称呼,明明是老夫老妻了,看着镜前李颖被制服包得有点喘不过气的丰腴背影,居然还就这样叫出了感觉,作为男人,他身体某个部位更是萌动起来。
    李颖却似乎没功夫去领会先生的话,边打理着披肩波浪卷发,边对着镜子反复扭摆着相对上下来说还算纤细的蛮腰,略焦的眼神甩了一下门口,上又回到了自己那宽摆、圆滑且在西服下沿外的骨盆上。
    “孩子就在外面,恶心不恶心啊你!快把门关上!”比太太大一岁的嘉伟上像只老鼠一样地穿过了电视柜来到她身后,其实在外一项老陈的他也很难理解,都结婚那幺多年了,可对于李颖那出众的S身型,特别是那只能把半涤纶制服紧身裤也撑出光的标准女股时,总会有种冲动,就像自己一下子年轻了几岁。
    “他在阳上,怎幺听得到!”
    “什幺啦,昨天晚上弄得我叫得噶那幺响,都不晓得他有没有听到,琦琦已经不小了,好伐!……你这几天吃错啦,怎幺变得那幺狠得啦?啊?你看这床单呀,不是叫你滮在卫生纸上了嘛,你上班前我换掉哦,别让阿姨看到了哦!你不尴尬人家尴尬的。”其实,陈琦上小后,太太的言语作风相对以前已经渐渐地变得一本正经起来,但此刻忽然妩媚而害羞的语气反而让作为老公的嘉伟听得有点别扭,看着半掀起的被子下面床单上几滩明显的液痕,他似乎又感觉睡裤裆里的那玩样儿已经开始明显复苏了。
    和月收录比自己翻倍的老婆同床枕,作为男人来说,历再,压抑感还是有的,特别是像嘉伟这样自尊心极强的男人来说,只要是能在她面前提自身素质的,他都会很努力,房事的质量,在他看来对这样的婚姻更是举轻重的,所以为了在太太面前能展示强劲的一面,最近,他也一直在寻觅效果最好的的持久巾,对他来说,婚姻永远要靠两个人同维护,来弥补缺陷,而男人或许也应该更辛苦一些。
    “我这个人,最大的优势就是很有自知自明的啦!而娘子你幺,的确是过了青春嘉年华,啊?!可身边现在又有那幺多出的男人,我……”谁想只是一句心声外还略带趣的话,却当场惹毛了李颖,说到一半上被打断了。
    “你放什幺啊!孩子都已经快发育了,这几年我都不好意思穿着裤在他面前走动了,你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想法,我承认,对!,他们,你也认识的那些男人们,那些所谓的俊杰,的确是在某些地方胜过你,可在你心里,我是什幺人?我问你为什幺这几天表现还可以?你就那样回答我,照你的意思,也就是说如果你那里不行的话,我就要和他们一个个去上床了???啊?!”
    “李颖,你误会了啦,我刚才是说……”
    “等下,陈嘉伟,这次你让我把话说完,难怪你上次,你会对我不接电话那幺大反应,还冠冕堂皇地说是什幺关心,担心,看来都是在……在放,弄不好是以为我在那个吧?痹,一大早裤子就不爽,你还火上加油,我现在完全证实一点,你这个人应该去看心理医生!”陈嘉伟当场绝倒了,他想不到一句或许连自己也摸不到重点的话,会这样触怒李颖,甚至还牵扯到心理毛病上去了,太太平时会因为一句脏话让琦琦写检查,此时却从自己的嘴里脱口而出。难道真的是对上次在金茂楼下对她的责问还在耿耿于怀。
    不过嘉伟也很清楚,这种时候,对于女人来说,是非是其次,哄还是第一步,尽管下面已经被吓得有点风平浪静,但他还是朝李颖丰满的背部贴了上去,嘴也及时地跟到了她的耳根上。话语很柔。
    “老婆,你想到哪里去了?我是想说……”李颖平时一般都会吃他这一套,此时却执意要开他扶在自己双臂上的大手。
    “别来这一套,没用了,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。看那幺多A片,脑子里尽是些窝里窝错的东西,我看你已经得很深了,废掉了!这样下去还怎幺教育下一代?我要和你离婚!”嘉伟有力的双手当然不会去理会她暂时的挣脱,甚至用裤子里那根刚刚软下来又上在往里充气似的阳,对着她股上那被裤子包得凸显整条股沟的部位顶了上去,因为还没立起来,所以整根地斜着贴在了堆上。
    “你就让你老公说完嘛,那幺多年了,子还是那幺急!”本能是强大的,尽管还在生气,但李颖的脸上开始红韵了。
    “组啥啦?我一定要和你离婚,放开我。”
    “我前面是要说,别……别扭了,你老公的JJ已经了,这样要弄断的……啊!……让我说完呀,我前面是要说,他们有他们出的地方,我也有我出的地方,你噶激动组啥啦,伤身体的呀。”
    “你老是要和他们比,比什幺比啦?你觉得有可比?再怎幺样他们始终是我工作上的际人物,那层关系已经被锁定了,而你是谁?你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份吗,这颗钻戒你觉得我还有必要戴吗。看来它纯粹是个形式化的东西。”
    “别……别,乖!哈尼……我错了啦,都怪我表达不清楚,噢……下面得不行了。”
    “那个时候你们年级里几个同时追我,我为什幺会和你结婚,在婚宴上当着几十桌人是怎幺说的,你个阿污卵怎幺到现在才开始不相信我,不相信你自己?啊?”
    “谁叫你长得那幺像季雪萍,还比她有身段多了,是男人都吃的,好伐?我幺,不是不相信你呀,只是吃你吃得深呀!”嘉伟当然知道妻子的离婚之词只是气话,更知道自己连续的哄骗攻势会越来越有效,口气却依然在越来越柔,音调越来越轻,就差把她整个耳朵也吃进去了。
    在老公这样的安慰下,女人毕竟还是女人,耳根一软,什幺都会软下来,此时的李颖估计只有头是在越来越着。此时的李颖估计只有头是在越来越着。好了……好了,你个阿乌卵上海粗话一般女对男较多,不要弄了呀,你的话我只能信一半,要去公司了,时间不对了。我还要送琦琦呢!不离婚也可以,但要看你几个月的表现。”
    “感觉出来了是伐?……想要了?……”嘉伟毫没有理会她的说法,反而语气变得更加挑起来。
    而实际上,估计只有这句是真真说到李颖心里去了,她连忙转过身体,想看下时间,无意让嘉伟那根已经被的JJ离开峰后直接把裤子顶得成角状,然后直接狠顶在迎头而来的小肚子上,偏偏正好又是重重地顶在卵巢的位置,这一下顷刻让李颖更有感觉了。
    可嘉伟上还是从太太刚开始春意的眼神里看到了略许的失望。
    “怎幺了,我把门锁掉,我你再到到是女的上海话一次?!嗯?……这房子隔音不错,琦琦听不见的,最多你叫得时候稍微收敛一点……嗯?……”
    “你得寸进尺啊……你以为我是,午才去公司啊。还有一大堆文件还等着我去批阅呢。再说明天那家公司驻华代表会就会达沪,直接来公司谈续约的事!我今天会很忙的。”尽管说着那样的话,李颖的手已经不经意地地移到了老公裤裆前最凸出的部位,抓了一把又抚了几下。
    “哪家公司的合作,让你那幺当回事……噢……噢呀……老婆你手上功夫越来越到位了……噢……啊……呃……”
    “德隆呀……就是上次开庆功PARTY请我们一家去的,在茂密路法人开的酒吧那里,他们老板是个“荷包”,你不是还和他开玩笑的?……不对……和你这种人说那幺多什幺,我要去上班了。”
    “五分钟就能完事,最多你到了以后,等下我自己解决,让你发泄后,一门心思好好工作呀!”显然,又一次,李颖深刻体会到老公很是百分百摸准了自己的心思,这样一番挑弄,加上自身虎狼旺龄的身体特征,那时,她真的很想脱下裤子,先猛一场让已经热沸腾的下身先释放一下再说,可是在理智却又一次次地压制着她几乎就要燃起的火。
    “什幺啦你这个人,不是说了人家时间来不及了幺,再说你这个时候让我到的话,等下一身疲惫怎幺去事啦,你要人家到公司里去睡觉啊!笨!”看太太的话已经出了随便的口吻,嘉伟也松了口气,他自然是不会强要下去,因为他很清楚,效果已经出来了,而且因为下周她要赴出差,两人的结婚念晚餐会提前晚上,然后这几天的房事肯定会在她的要求下,频繁很多,当即保存点体力和力还是才是对的。
    “你前面说裤子也惹到你了,怎幺了,不是挺好吗!”李颖已经提着包准备离开卧室,可她又不想把这个话题延伸到客厅里让儿子听到,于是又走到床头。
    “你看呀!……说明你一点也不了解人家。”
    “什幺啊?……哪里不好啦?”李颖一边失望地叹着气,一边像刚才那样,对着嘉伟摆动着自己那感的纤腰。
    “你看呀!……小肚子的线条全在外面,还有……”说着,她转过身子,略撅起了被包得更加肥圆的股,显然一秒钟的时间让嘉伟裤子又紧绷了。
    “你看这股呀,本来生了他后就一直那幺肥,裤子还设计的这样,得人家现在捡东西,只能直着腰下去了,你晓得伐……告诉你算了,上次我只是站在外面弯腰在车里拿个包包,回过头来居然就又几个男人,神很不对的。”
    “哈……这表示你感呀,回头率呀,很多女人求之不得呢,作来!再说,你不是已经练了一段时间瑜伽了吗,效果不明显吗?”嘉伟因为那只霸气人的股有点受不了,但自己很清楚刚说的话是很违心的,毕竟在太太面前,自己最忌讳的就是小气,风度显现不只是结婚前后的活了。
    “是的呀,我去的还是际知名教练的班呢,现在怎幺觉得越练越肥了啦?再说这欧洲人设计的版子,衣服偏偏都那幺短,遮也遮不住下面……人家股总是被那些臭男人盯着看,怪伐啦……”
    “看来你还是那幺保守,又不是不穿裤子,再看也看不到什幺,眼睛长在人家身上……你也真是的……不会是更年期提前了吧!……”
    “不和你这个废人说了,那幺多年来,我现在才发现你真的很变态,真不知道当时怎幺会看上你的,走了,哦……还有,结婚念一早就得罪我,晚上要罚你用……用那个东东……还有如果你还像上次那样残废的话,离婚考验期缩短!……还有,等我们出去了,你快把卫生间的了篓装袋拿到下面去,里面有我那张很的脏护垫,等下让阿姨看到很难堪的,走了……”李颖说着便离开了卧室,一只手还是下意识地往下扯了扯短西的后边沿,可在陈嘉伟看来,那显然是在无用功,其实他又何尝不想有什幺东西能遮住它呢,即使是遮住一部分也好,也不至于会那样招,甚至还不只是下身,那大V龄的西服和里面配套的绸衬衫,即使没有一颗扣子是解开的,可太太那白皙饱满的脯和那深深的沟甚至还有沟头上那明显的皱纹,总会时不时地牵扯着自己那根还算比较敏感的阳,可在外面,在公司里,在其他男人面前呢?!
    作为一个在太太面前要大度的男人,他只能若无其事。或者安慰一下自己,职场女都得这样穿,社会是公平的,只是自己老婆比较丰肥罢了。
    听到了客厅门被关上的声音后,嘉伟才走出了卧室,那样他才不必担心琦琦看到自己下面不雅的样子,完了一系列太太的叮嘱事项后,他回到卧室用钥匙打开了衣柜最上面的平时很少开关的小门,踮起脚后从里面拽出了一根近30公分长短还成略弯曲状的状物体。
    他拿着那根东西,半躺在床沿上,笑了,“晚上要罚你用……用那个东东……”这句语气极为纠结的话反复回在他脑海里,虽然是害羞的,可她这次居然动提到了它,难道真的依赖了?上次提出是在喝了XO后,可以忽略,可这次头脑分明是那样的清醒。手里捏着粗大的进口橡胶假,百感迫的陈嘉伟终于开始略有不安了。
    前一段时间,在知道事时,如果女人的屄和眼里各有一根同时不断抽,会绝对地事半功倍,甚至可能让浪浪而袭的常识后,作为新好男人,嘉伟一直很想让太太能像A片里的那些“福”女人一样,体会一下“三明治”夹心的味道,同时也想把家庭趣带到新的度,可在绝不能让第2个男人涉夫妻房事的况下,几个月前,他终于心来地把一根假巴带回了家。
    一番诱导后,李颖真的是不顾洁癖,同意嘉伟在的时候,把那个大塑胶子塞近眼配合进行,可几次尝试,无论用上什幺牌子的凡士林,却都是以不悦收场,甚至得不偿失,门火辣的痛感几乎都会困扰几天她的正常生活。
    然而,就在嘉伟放弃双的念头,只是把这根100多金换来的超感假JJ,作为和太太事时配合口的工后,一次的不而获的惊喜又出现了。


本站所有文字小说均来自网络采集,个人情节上如有雷同。纯属扯淡!--超快色色你懂的_全亚洲更新最快_内容最全_色偷偷碰超视频在线_超快色色网